首页 >> 新裤子

任上全国好编剧不超过50人编剧署名要看谁说了史逸欣邹静金度完张峰奇辣妹Frc

钦州娱乐网 2024-01-26 03:24:20

全国好编剧不超过50人,编剧署名要看谁说了算?

源丨广电独家文丨兰之馨

“流程不科学,非常要命。”

编剧余飞与自媒体上留给人的直率印象无二,开门见山,一上来就指出他认为目前编剧行业存在的最大问题:创作流程不够科学,不够人性化。

他还表示,包括付款、署名、抄袭等在内的诸多编剧可能遇到的维权问题,都跟剧本运作流程有关。

余飞说,流程问题不分成熟编剧还是新编剧,即使从业20余年,他也依然免不了会遭遇。

“真正好的流程应该灵活机动”

先出大纲,大纲过了出分集,分集过了再出剧本,这是目前国内剧本创作的通行流程,循序推进,过程很长。影视公司试图标准化、规范化管理,似乎并无不对。然而,剧本创作又是非常个人化的。在余飞看来,剧本创作恰恰是管理不了的,真正好的流程应该灵活机动。

“编剧聊到兴奋处,会想马上着手写剧本,但流程不允许——只有严格按流程走,编剧才能一笔一笔拿到钱。出于自保,编剧只能抑制热情,先做不愿做的事情,等到真正要写剧本时,很可能已经没有热情了。”

余飞说,“其实没必要大纲、分集、剧本每一步都提意见,直接对剧本提意见,改完就完事儿了。大纲、分集是思考过程,出现变化甚至相反的结论都是正常的。这是一个发展的过程。一棵树自会长成一棵树的样子,我自己知道要怎么长。过程中是有麻烦,但有石头压着我会顶开,没有阳光我会去找阳光,底下有问题的枝丫我就放弃……这些麻烦,在过程中我都可以解决掉。但是如果今天掰一下、明天掰一下,可能就被掰死了。”

余飞 中国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

余飞表示,“被掰死了”这种情况在创作过程中大量存在,每一个环节都可能存在无数的运作错误。相比之下,他的很多原创项目既没有大纲也没有分集,讨论完心里有数后直接写剧本,不仅效率高,写成的剧本质量也很好,价钱能卖得很高,版权还能控制。

为尽可能避免流程带来的创作弊端,余飞说自己有一条铁律:在完成最终剧本定稿的过程中尽可能少干活,尽可能不要多写一个字。如今签剧本合同时,他也基本都加上这样一个条款:甲方认同乙方有权改变创作流程,并且配合进行相应的报酬支付。

在合同保障下,打个比方,写完5集分集后,他转而开始先写剧本,甲方会同意先支付剧本的报酬。不过,并非所有的编剧都能签订这样的条款,至少对于经验不足、没有架构能力的新编剧来说,这是行不通的刘罡。

灵活机动的流程,对甲方的要求很高。余飞认为,一个好的甲方需要具备三个条件:

一是具备艺术判断能力,熟稔文学、市场、审查风险等,并能进行综合判断。

二是有科学的流程管理,可以根据编剧的创作情况灵活调整流程。

三是懂得编剧心理,这种“懂得”不是讨好编剧,但至少别故意折腾编剧,让编剧难受。

“这三点,是对甲方的教育需要的。”余飞说,“一个好的甲方,每个阶段的好坏都要有能力去判断,判断完了就能给钱。”

保护编剧权益“路漫漫”

编剧行业的抄袭问题已是非常大众化的议题,频发于热播影视作品而成为热点事件。

此次报道,进行了多方采访,几乎所有被采访对象都呼吁国家加大对抄袭的处罚力度。

这是因为,一些重点抄袭事件如果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会带来诸多恶果:一方面会让其他人以为抄袭是一条捷径,成功之后只需要付出小小的惩罚,极易导致跟风,形成恶性循环;再者,这也会让其他被抄袭的编剧丧失维权的信心。

李辉 北京喜多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

北京喜多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李辉建议:“如果有这样一个法律保障,当出现抄袭迹象时,第一时间进行惩罚,力度让抄袭者疼到三生三世都难忘,那他以后便会牢记不能逾越规则。要让抄袭者受到与抄袭获得的巨大利益和社会地位相对称的惩罚。”

编剧帮创始人杜红军认为,国内编剧生态要想更健康,需要进行全面系统地梳理。比如署名问题,“国内没有一定之规,接近于想怎么署名就怎么署名,关键看谁说了算。加上剧本评判本身比较复杂,导致很多项目出现了问题。署名变成一种所谓权利,也会导致有才华的新人被剥削,因为扛不住而离开行业。”

他认为行业协会在管理和引导方面可以有所改进,“好莱坞有编剧工会和一套完整的操作程序,他们的流程要求在剧本定署名时给每个编剧发邮件让其确认,如果编剧不认可,可以通过编剧工会进行维权。在好莱坞,完成剧本不少于30%创作量的编剧才可以署名,因而好莱坞项目一般编剧最多不超过三个人。”

对于保护编剧权益,余飞较为悲观。编剧维权一般有法律诉讼、行业协调、舆论监督等途径。其中,法院判决耗时长,还不一定有理想的结果。

作为中国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余飞多年来一直参与行业维权协调,他很无奈地表示,不管自己多么客观地去协调,总会得罪其中一方甚至双方,时间一长还知道了太多人家的秘密,吃力不讨好。

通过微博、朋友圈等途径进行舆论维权,好处是能短时间得到关注,但往往轰轰烈烈一阵就没了声息。而且,余飞表示,由于舆论维权的门槛过低,极易造成混乱现象,比如“碰瓷儿”。

“编剧被欺负的很多,但现在资方被诬告的也很多。由于判断能力、认知能力有限,大部分‘碰瓷儿’的人可能还是真诚地认为别人抄了他的。这会带来极大的不对等。维权方花很少的钱就能在法院立案,而对方可能要几十万元和许多时间精力准备资料证据来应对,成本极高,就算最后法院判决没有抄袭,也不会得到补偿。”余飞说。

冯翰铭

杜红军也不建议编剧一上来就采用舆论维权的方式,相比通过媒体去呼吁,他建议编剧先去找律师,让律师来发第一声。

如何判断是否抄袭,也是一个难题。创作具有共通性,写同一个题材,很有可能想的点一样。不过,李辉表示,即便故事共通,不同编剧设定的结构肯定是不一样的,每个剧本的结构都是独一无二的。然而,很多时候依然难以避免被抄袭而吃哑巴亏的情况。

“有些抄袭,它抄你的精髓,感觉一样,人物关系一样,但变了对白和结构,最终结果就是被抄袭了你也没有办法,拿着剧本先去注册也没有用。”

李辉说,“我们现在都不轻易把自己的创意告诉别人,因为一转就变成另一个东西。举个例子,上有个人抄袭了一本小说,300万字,所有的情节都一样,只是改了个名字,结果比原作还火。因为什么?可能原作是耽美,抄袭的改成异性恋,就变成了主流。对于这种情况,平台的问题在于它不管,这就助长了抄袭的不断蔓延。

关于如何判断抄袭,目前法律上并无具体标准,而且余飞认为,17. 控制方式:手动或微机控制出台最低抄袭标准并非易事。“出台标准势必需要很多相关人员共同探讨,一旦制定标准,又必定导致很多相关利益方都涉嫌抄袭,不知道会误伤到谁,因为很多时候连自己抄了都不知道,很敏感,导致抄袭标准很难真正制定出来。”

周子健 新圣堂影业联合创始人、CEO

新圣堂影业联合创始人、CEO周子健在采访中提到,他们在做《花间提壶方大厨》时,其中有一集需要用到另外一本书中的一个菜品,对方不同意,认为这是抄袭。周子健的处理方式是投入三四十万元买了这本书的版权。从目前的行业现状来看,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创作者并不多见。

余飞认为,编剧在主观上肯定是不愿意抄袭的,之所以做编剧,就是要证明自身的价值,而且创作本身就有乐趣。但有一部分人确实没有创新能力,他们懂市场,会处理各方面关系,急需作品又不甘心去买,于是十之八九会选择抄袭。

都是IP惹的祸?

采访过程中,多位采访对象提到了IP剧对行业生态的影响。

编剧董润年认为,“IP剧”只是新名词老内容,实质就是改编。影视创作中有原创剧本和改编剧本两个大类,大部分国家的影视作品都由这两大类组成,这本是一种正常现象。

但如今国内的问题是,在选项目的时候,越来越唯IP论,改编的内容千篇一律依然有大量的公司前赴后继;而原创艰难,影视公司和平台对原创的漠视和苛刻,导致了编剧行业的生态混乱。

董润年 编剧

“IP剧找编剧有两大特点,一是倾向于找年轻、便宜、经验浅的编剧,一些投资方认为‘我们已经有一个受欢迎的小说了,不需要在编剧上浪费更多的成本’,或者认为那些‘贵’的编剧不听自己的,不好控制;二是很多络作家转型成为编剧,虽然也有成功案例,但更多的是失败,因为作家再有才华也并没有充足的编剧经验。”

“其实编剧这个职业是有很高的行业门槛的,但可惜似乎很多人以为自己会写作文就能当编剧。如此一来,一方面是人们抱怨播出的影视作品剧作水平低下;而另一方面,那些空有经验和技术的中坚力量编剧却没有作品播出,因为他们的原创不被重视,所谓IP剧的委托创作也不找他们,嫌他们性价比不好且不听话。”

董润年呼吁互联平台应拿出一定的空间来鼓励原创剧。在他看来,很多编剧都有很好的原创想法,这些想法不管是先送到互联平台还是影视公司,由于影视公司现在很少自己直接拍板,所以最终都会送到互联平台。

而对于互联平台而言,剧本不好掌握,但IP有鲜艳的数据指标,是更好判断的。于是,辛辛苦苦做的原创剧本没有途径见光,有水平、有天赋的剧作者也会受到伤害。

“这是一个整体问题,必须从源头上来解决。”董润年说,“我们看美剧,即使IP剧《权利的游戏》风靡世界,但依然有《绝望的主妇》《迷失》《绝命毒师》等大量优秀的原创剧与之匹敌且不断涌现。中国编剧不是没有原创能力,而是我们没有鼓励原创的机制。尤其在络平台愈发强大的今天,只有大家有长远的眼光,能够鼓励原创作品的开发和制作,中国影视创作的生命力才有可能旺盛。否则,编剧都是个体,目前这种并不鼓励编剧扎实创作的风气,摧毁的是整个行业的根基。”

周子健认为,IP剧不仅导致原创减少,也导致抄袭增多。“大家总觉得哎呀他那个IP卖得特别好,我去看看他的‘人设’怎么写。这种情况很普遍,你说这是借鉴还是抄袭?还有人说这是致敬。”周子健说,“只有从IP论里出来,才能解放原创能力。原创能力多了,抄袭自然就少了。”

应萝佳 合众睿客创始人、CEO

合众睿客创始人、CEO应萝佳认为,有些公司做IP剧找年轻没经验的编剧是有不纯目的的,很多时候助长了编剧署名混乱。“有些IP小说不见得有多好,但它值得改造,有可能做成一个好的内容。但是现在有一些目的不纯的公司,就找那种容易被单个击破的青年编剧,攒一个团队,完事儿后单个击破,最后制片人或者责编自己署名,这种事情已频繁发生。”

好编剧为什么这么少

看到不好的剧集时,观众往往第一反应是质问编剧。对此,余飞认为,剧不好有多种因素,不一定是编剧原因。

在他看来,首先是大环境导致的。前几年,大量资本进入、IP横行、台竞争激烈等因素,致使大量新人进入影视行业。

这些新人为了站稳脚跟、抢夺市场,大量上马IP剧,但采用的不是常规做剧的方法,导致乱象频生、好剧稀缺。这个过程也是一个行业整合的过程,到现在虽趋势逐渐向好,但远远不够。

再者,有不少声音说,现在制片方乃至演员的话语权越来越高,导致许多本来不错的剧本,因为各方意见介入,反而改成了烂剧本。

对此,余飞表示,这种情况确实很多,但更多的是编剧本来写得就不好。而编剧写得不好,有可能是抓剧本的人不行,抓的方向本来就有问题。

第三,编剧自己写的好本子本来就很少。据了解,中国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共有会员500多人,委员会对入会者的要求是在上星频道要有播出作品,包括联合创作。这500多人中有独立作品的可能不到一半,有独立作品还有一定影响的更少,有一定影响又真有水平的不到50个人,甚至更少,且年龄偏大。“很多人浪得虚名,演员、导演等其他工种也一样,全国加起来真正出色的制作班子不会超过50套。”

一部剧的好坏,取决于许多因素,但总体而言,剧本是基础。“一个60分的剧本,给到差的制作团队就完了,遇到特别好的制作团队可能最后还能打80分。一个80分的剧本,遇到差团队就是60分,遇到好团队则有可能达到95分。”余飞说。

在余飞看来,好编剧少,与编剧教育有关。教育问题也是他认为除了流程之外,编剧行业的第二大问题。“编剧教育存在一个悖论。编剧某种程度上是天生的,学校培养只起后天辅助作用,如果没有天赋,培养半天可能也就是中等水平,而真正的天才还不一定考得上专业院校。据我了解,很多专业院校的老师很沮丧,因为很难培养出真正的厉害的编剧,久而久之就没有了热情。而有天赋的人考不进专业院校,也很难脱颖而出。”

教育的动力也在其中起关键作用。“如果我培养了你,从你身上我能挣到几十万,培养力度和热情就高,但老师不是为了自己培养,热情就不一样。而且,培养体系也不是很科学,学校里主要学理论,但具体工作分工细致,实战起来差异很大。一些国外的编剧大师来中国授课,教授的内容挺好的,但因为创作方式、审查制度等的差异,在中国国情下也很难应用。”

编剧经纪:刚需还是鸡肋?

近年来,国内影视行业中长期缺位的编剧经纪开始频繁出现。许多传统编剧公司开始提供编剧经纪,编剧帮、剧本超市、歪马、云莱坞等公司也纷纷开辟编剧经纪服务,并且受到不少资本的青睐。编剧经纪通常帮助签约编剧打理除创作外一切相关事务,如寻找项目、对接资源、法务、维权等。

“编剧经纪公司我原来用过,没什么用。”余飞直白地说,“成熟编剧一般有比较固定的合作方;没有固定合作方的,反正一年就签一两次合同,自己都能谈。而在各量程检定应很多于5个点且,通常项目合作会有一些妥协的情况,编剧们未必愿意让人知道,比如对外号称10万元一集,但实际签的合同可能是3万元一集。总之,通过经纪人,一些原本可以灵活处理的比较隐私的问题,都没有办法灵活处理了。需要维权时,也很少经纪人能真正做到维权。”

相对而言,新手编剧更需要编剧经纪,因为他们需要有人帮忙找项目。不过,余飞表示,对于新编剧而言,最需要的其实是创作指导。

“创作能力提高了,自己就可以找活儿,而签约经纪公司无法像跟一个老编剧那样得到有效的创作指导。编剧一年就只干一个活儿,得干到底、干成了才行。经纪公司的好处是能给一直找新活儿,但编剧更需要的是找到适合的、靠谱的项目,一下子干到位。”

杜红军 编剧帮创始人

杜红军认为,编剧师徒制有一大问题在于不像现代企业,没有明算账可言,因而,他更加提倡公司化、现代化的运作方式,认为这是未来的趋势。

新圣堂、灵河文化的模式是他比较赞赏的。在杜红军看来,很多编剧工作室其实兼有编剧经纪的身份,只不过他们不愿意承认。

搭建平台和桥梁,是编剧帮一直努力的事情。“我们采用猎头方式,不提供签约编剧名录,你需要什么样的编剧,把你的项目的基本情况,包括原创还是改编、项目周期、主创班底、剧本预算等要求提给我们,我给你匹配。我们匹配的都是处于上升期的潜力型的编剧,是专业团队会认可的编剧。”杜红军说。

余飞表示,有些编剧很多年依旧出不来,要么是创作能力不行,要么是做人不行。余飞的公司现在有十多个编剧,他坦陈,他自己的公司已经开始找相对成熟的编剧合作,因为培养新人编剧不仅累,而且还要稳住他们为公司工作。“我不怕他火了离开,因为他从别人那里拿到的钱我也能给,还可以提供服务、解决署名等问题,怕就怕这人本身性格有问题。”

“我遇到过一个编剧,刚写一集就开始坐地起价。也经常遇到说要干一辈子的,结果干不了几天就走了。还有的新编剧没见过真正的江湖,你对他再好他也觉得是正常的。刘铮天天想尽各种方法去讨好、提醒制片人给点钱,通宵睡不着想着怎么把钱要回来,署赵颂茹名被抢了一点办法没有,花几个月好不容易写完的分集全部被推翻重来还不给钱,不写吧前面的钱也没有后面的名也没有,继续写说不定又被推翻一次……这些他们都没有经历过,不知道江湖真实的样子。”余飞说。

原文标题:全国好编剧不超过50人?优质编剧为何这么少

E N D

公司、项目合作◇gangqinshi01

项目、影视宣传合作◇rene0602其次

编剧经纪业务联系◇zqy24680

已同步入驻以下平台

今日头条 | 搜狐自媒体 | 一点资讯

界面 | 企鹅媒体

Get Wholesale scsi 14p male connector For Different Applications
Wholesale cable cord end terminals For Easy Wiring Connections
Wholesale machinery for egg trays And Paper Machinery Parts
Play Your Favourite Tunes With A Wholesale midi controller keyboards.
友情链接